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首頁 / 重大訊息 / 知識分享

知識分享

從「人本城市」四個面向談「零死亡願景(Vision Zero)」(上)

文/趙家麟(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教授)

「人本城市」這個詞聽起來有點奇怪,「城市」不就是群居的人類在世界各處所建造出來的生活場所嗎?難道城市不就是人本的嗎?原本是的,自從有城市以來,城市一直都是人本的,人們用自己的雙腳在城市裡走動、工作、社交、生活,人和人彼此在街頭寒暄交談,除了一些獸力車,人是城市活動的主角;然而,到了20世紀,因為汽車的發明,世界各地的城市都陸續成為了「車本城市」,歐洲的城市最早,接著是美國,亞洲的城市較晚,但是世界上所有的城市幾乎無一倖免,車輛改變了一切。起初它帶來方便,帶來效率,節省了時間,之後車輛逐漸成為麻煩,成為問題,困住了城市,更成為禍首。車輛成為占據城市所有街道中央的主角,就算有人行道,走路的人也只能靠在一旁,成了配角。

車輛和它的移動所衍生的交通問題,成為20世紀所有城市最頭痛的問題,汽車綁架了城市,率先被汽車綁架的歐洲城市,在1960年代率先開始反思如何掙脫被車輛交通困住的局面,是讓城市從「車本」重返「人本」的先驅。

歐洲城市在推動「零死亡願景(Vision Zero)」之前,已經很嚴肅地認知到「城市不能繼續被車輛占據,城市不可能,也不應該無限度的容納車輛的交通和活動,人們應該要想辦法奪回城市,讓城市再度成為以人為本的城市。」人本城市的內涵包括廣泛,本文先提出其中四個面向,探討先進國家的城市邁向「零死亡願景(Vision Zero)」的實際作為:1.無車城市運動與無車市中心;2.自行車基礎建設與自行車文化;3.減速道路設計:「交通寧靜區(Traffic Calming)」;4.健全優質的行人環境。

 

1.無車運動與無車市中心:歐洲城市從車本回復人本的轉折

歐洲城市能夠從1950年代普遍被車輛占滿,環境品質急速惡化,事故傷亡嚴重,轉變成為今日的人本城市,安全優質又宜居迷人(圖一),不是幾年之中就轉變完成的,他確實是走過了一段漫長曲折的路程。這個過程中有幾段重要的歷史背景和社會行動促成了這個結果。

歐洲城市從1950年代被車輛占滿轉變成為今日的優質又迷人

圖一:歐洲城市從1950年代被車輛占滿轉變成為今日的優質又迷人。(趙家麟攝)

(1)無車運動

人們早就受夠了滿城都是車,出門就是車,上班塞在車陣中,買個東西也得找好久的停車位,連周末休假也要和大家一路塞,如果有那麼一天,城市裡不再有車,城市的街道會不會讓人……想跳舞?

  1. 能源危機促成的無車運動

    倫敦、巴黎、柏林、羅馬等歐洲大城在1930年代已經出現交通問題嚴重的狀況;歐洲城市最早在交通壅塞和事故的惡化中,開始有反饋的行動,是在1956年底在西歐荷蘭和比利時發起的無車星期天運動,行動持續了2個月,弔詭的是,這個運動的導火線並不是「交通」,而是能源危機。

    蘇伊士運河的危機,造成了中東石油戰爭,阿拉伯人強制封鎖了蘇伊士運河,炸毀了自伊拉克連通地中海的輸油管,使西歐的石油供應量銳減70%,迫使西歐國家不得不實行短期的石油配給措施。當時,造成西歐油價飛漲,倫敦街頭甚至出現了馬拉汽車的現象。這個階段的無車運動僅限於荷蘭和比利時,卻也間接促成了荷蘭在人本城市的作為上成為先驅。

    1973年能源危機再次爆發,阿拉伯國家群起對美國實施石油禁運,國際油價大漲,造成了二戰之後最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,所有工業化國家的經濟都出現負成長,之後促成了瑞士在1974年初發起4個無車星期天活動。雖然能源危機並沒有立即對歐洲國家的交通政策產生全面性的改變,也還沒有更積極的出現制約城市交通或開車的運動,但是,政府與民眾已經開始反省,越來越龐大的車輛交通與城市的關係究竟要怎麼走下去?往後的20幾年間,許多西歐、北歐的國家(荷蘭、德國、法國、丹麥、冰島)和英國,都陸續組織了無車日活動、無車宣言和無車日研討會。

  2. 汽車污染(空氣、噪音)促成國際無車日

    「國際無車日」源起於法國,當時大部分歐洲城市,都面臨汽車造成空氣和噪音污染日益嚴重的問題,1998年9月22日,一批法國年輕人率先喊出「在城裡、不開車」(「In Town,Without My Car!」)的口號,希望平日被車輛充斥的城市能夠獲得一天的清淨。這個主張立即得到許多法國城市居民的熱烈支持,更快速發展成為全國性的運動。9月22日當天,全法國共有35個城市的居民自願放棄開車進城,有些城鎮強制限制汽車進入,只允許搭乘公共交通、騎乘無污染的交通工具、自行車和走路進城。這個讓城市獲得片刻喘息的無車運動,很快受到其他鄰國的注意,立即席捲了全歐洲。

    1999年9月22日,共有66個法國城市和92個義大利城市,聯合舉辦了第一屆無車日的活動。2000年2月,法國首創的無車日運動被納入了歐洲聯盟的環保政策,從此,短短的幾個月,歐盟14個會員國和其他12個歐洲國家決定共同加入歐洲無車日運動。

    2000年9月22日是第一屆歐洲無車日,是重要的里程碑,總共有760個歐洲城鎮聯合組成泛歐洲的「在城裡,不開車」的無車日活動。迄今,這個無車日活動在全球已經有超過1,500個城鎮參與,也有越來越多的北美洲、亞洲和南美洲國家的城市加入。

(2)指認無車城中心區,推動老城區為行人徒步區

無車日活動再怎麼如火如荼的推廣,終究只是一天暫時性的活動,活動過了城市立即又會被龐大的車潮所吞噬,短暫的喘息又會消失;然而,無車日活動更深層的意義,是讓政府和居民共同反思一個核心的議題,就是我們的城市如何才能逐步脫離長年受到車輛的箝制,人們的日常生活如何才能脫離對車輛的過度依賴。

因此,許多城市都進一步思考如何將無車日的美好經驗能夠延長和擴大,讓城市更朝向人本推進。在1999年舉辦無車日的同時,更積極的行動是所有參加的城市,都陸續指認出他們城市中心可執行的無車區域,作為推動老城區成為徒步區的行動計畫。

筆者有機會自2000~2018年走訪過不少歐洲城市,從南歐到北歐,東歐到西歐,所有的大城小鎮,都能看得到居民與遊客愜意生活的徒步區或徒步街,為了讓遊客享受都市空間的豐富,外車必須停得老遠,遊客有時候得徒步一大段距離才能進入老城。有些歷史不是很長,非常偏遠人口又不多的小城,像是冰島北方接近北極圈的小城阿克雷里(Akureyri),人口僅2萬,唯一一條勉強稱為「市區」的商業街Hafnarstati也規劃為徒步街(圖二),不能不讓人佩服歐洲城市推動人本的強烈心志。

冰島北方接近北極圈的小城阿克雷里(Akureyri),人口僅2萬,唯一一條商業街Hafnarstati也規劃為徒步街

圖二:冰島北方接近北極圈的小城阿克雷里(Akureyri),人口僅2萬,唯一一條商業街Hafnarstati也規劃為徒步街。(趙家麟攝)

2.自行車基礎建設與自行車文化

徒步街和徒步區只確保城市中的一部分不受車輛的影響,然而整個城市必然還是會有大量居民日常的交通需求,如何從根本改變居民日常習慣的運輸工具,會是讓一個城市能否邁向人本的核心議題。「自行車」這個源自18世紀末的人力運輸工具,在汽車時代來臨後,被人們認為是落後,甚至逐漸丟棄,但到了20世紀後半段,又重新成為歐洲等先進國家城市居民用做交通運輸的寵兒。

(1)世界自行車之國:荷蘭

荷蘭是全世界的國家中,騎自行車最多的一個,荷蘭有1,700萬人口,卻有2,250萬輛自行車,換算起來平均每人擁有1.3輛自行車,這是自行車持有率全球排名第一的國家,排名第二的是丹麥0.8輛/人,第三日本是0.6輛/人。有接近1/4的荷蘭人每天騎自行車出門,荷蘭城市街道中70%是30公里/小時的汽車速限,這樣的車速對於街道上的自行車和行人都較為安全。

(2)亞洲自行車之國:日本

日本國民平均自行車持有率在全球排名第3。50年前,由於機動車輛的快速增加,日本的道路傷亡在1970年達到高峰,之後透過交通執法,人行道與交通號誌的設置,逐漸降低了交通死亡人數。日本也在1970年通過人行道上可以騎自行車的法令。相對於同時期開始重視自行車交通的荷蘭,日本並沒有進行大量的自行車環境基礎建設,而是讓自行車騎在人行道上。

2018年的統計,自行車大約占全日本交通方式的16%,介於荷蘭的25%與美國的2%之間。對於一個人口1,300萬的國家而言,有16%的人民是每天以騎自行車做為交通方式,確實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目。

回上一頁